返回
取保释放案例
柳某某涉嫌运输9.3公斤毒品:24天取保释放
时间:2020-4-17    浏览次数:1101

运输海洛因9.3公斤,24天取保释放

※核心提示:

柳某某系河北邯郸市人,在微信上认识一位景洪市姓玉的傣族女孩,经过几个月的聊天正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柳某某于2017年7月中下旬决定来云南从事运输生意。于2017年9月2日因运输一批电机被公安机关查获,当场从电机中搜出9.3公斤高纯度海洛因,家属委托本网刘洁律师,经过24天,成功说服公安机关取保释放。

 
 ※案情简介

2017年3月左右柳某某在微信上认识一位景洪市姓玉的傣族女孩,经过几个月的聊天正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柳某某于2017年7月中下旬决定来云南。


2017年8月左右,柳某某决定重操旧业,干起老本行跑运输,于是花费1万3千元买了一辆皮卡车跑运输。


2017年9月2日,柳某某接到本案的货主电话,请他明天托运电机,运费是1000元钱,要求他保证电机装上车,柳某某按照老板指示从指定地点勐遮运输货物到勐海县吉象托运部。放下货物后,柳某某和女朋友准备去吃放,想起老板让他保证货物装上车,于是再次回到托运部,拍了一张货物装上车的照片,然后就离开了托运部,柳某某通过微信把货装上车的照片发给了老板,老板回信息说装错了车,柳某某再次回到托运部,当场被警察抓获,从电机中查出9.3公斤海洛因。


※案件结果: 
2017年9月27日,柳某某最终在律师的努力下,仅拘留24天,成功取保释放。

柳运虎.JPG柳运虎取保决定书.jpg


※本案律师:

15325977795107577.jpg

姓    名:刘洁

学    历:硕士

职    务: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刑事IV部主任、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行辩律师网首席律师、云南毒品辩护平台创始人       

简    介:刘洁律师,本科毕业于昆明理工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云南大学法学院,现执业于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任刑事IV部主任,曾经长期参与昆明法律电视台法律节目录制,并受邀为云南广播电视台法制节目嘉宾。专业从事毒品犯罪辩护及其他刑事犯罪辩护工作,注重刑事案件各个阶段的有效辩护,在从事法律服务过程中,成功办理了多起具有影响力的重、特大刑事案件,其中包括:

1. 明通小学案(中央电视台报道)

2. 191公斤冰毒案,仅判15年(中国日报、春城日报报道)

3. 90公斤海洛因二审发回重审案(都市时报报道)

4. 女老师贩卖毒品,仅获刑6个月

5. 姐妹花运输海洛因590克:37天取保释放

6. 运输冰毒600克:37天取保释放

7. 运输海洛因9.3公斤:24天取保释放

8. 运输冰毒5公斤:37天取保释放

9. 12余公斤麻古取保候审案

10. 河南洛阳市:600公斤甲卡西酮案

11. 湖南衡阳市:48公斤冰毒案

12. 四川泸州市:19公斤冰毒案

13. 128公斤走私、贩卖毒品二审发回重审案

14. 12公斤运输毒品海洛因不予起诉案

15.140余公斤贩卖、运输毒品甲基苯丙胺案,一审免死

16. 20余公斤走私、运输毒品海洛因获轻判无期徒刑案

17. 18公斤毒品二审死刑改判案

18.  5.3公斤毒品二审死刑改判案

19.  43公斤毒品一审免死

20. 3000公斤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一案,仅判10年

21. 晋宁血案(中央电视台报道、凤凰卫视报道)

22. 西南最大信用卡诈骗案(新华网报道)

23. 岩香二审死刑改判案

24. 徐伟丽传销案缓刑,当庭释放

25. 徐芝云传销案缓刑,当庭释放

 

※家属慕名而来:

柳运虎2.JPG柳运虎3.JPG


※律师辩护特点:

传统开庭辩护+庭前辩护,提倡案件高标准精细化辩护

独创3×3刑事辩护:3阶段辩护×3层次辩护

3阶段辩护:侦查阶段辩护+检察院阶段辩护+法院阶段辩护

3层次辩护: 犯罪构成要件辩护+程序法辩护+证据学辩护

 

※本案律师观点:

辩护人认为柳某某的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证据不足,不应当批捕,具体理由如下:

一、本案案情还原

第一阶段:来云南景洪的原因。

2017年3月左右柳某某在微信上认识一位景洪市姓玉的傣族女孩,经过几个月的聊天正式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柳某某于2017年7月中下旬决定来云南。

第二阶段:景洪市买车跑运输。

2017年8月左右,柳某某决定重操旧业,干起老本行跑运输,于是花费1万3千元买了一辆皮卡车跑运输。

第三阶段:勐海县跑运输的原因。

柳某某与玉姓女朋友相处,发现并不合适,于是分手。同时发现景洪市内短途运输竞争太大,但是无奈已经购买了皮卡车,听说勐海到景洪短途运输竞争较小,于是决定去勐海县继续跑运输,想把买车的本钱挣回来。

第四阶段:孙其贞到勐海。

2017年8月28日,柳某某与前任女朋友孙其贞相约长沙见面,并随柳某某一起来到勐海县,准备去景洪玩。

第五阶段:柳某某被抓。

2017年9月2日,柳某某接到本案“查获毒品”的货主电话,请他明天托运电机,运费是1000元钱(自身运输费用650元+350元物流托运费),要求他保证电机装上车,柳某某按照老板指示从指定地点勐遮运输货物到勐海县吉象托运部。放下货物后,柳某某和女朋友准备去吃放,想起老板让他保证货物装上车,于是再次回到托运部,拍了一张货物装上车的照片,然后就离开了托运部,柳某某通过微信把货装上车的照片发给了老板,老板回信息说装错了车,柳某某再次回到托运部,当场被警察抓获。

二、辩护人认为柳某某构成运输毒品罪的证据不足

1.柳某某依法不应当批捕。

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139条,对于应当予以批准逮捕的规定,其中明文要求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对于有证据证明的犯罪事实具体表现为:

(1)有证据证明发生了犯罪事实;

(2)有证据证明该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3)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证据已经查证属实的。

结合辩护人会见柳某某了解到情况来看,现有公安机关的证据无法证明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电机里面发现的毒品只能证明运输毒品的事实,至于是否为柳某某实施的没有任何证据来证实,柳某某本身是从事运输业务,运输电机符合实际情况,而且其是按照货主指示进行,明显是有人意图利用柳某某的运输业务从事毒品运输。

2.柳某某运输毒品事实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首先,运输毒品时间发生在2017年9月3日,但是柳某某却于2017年8月28日跑到长沙去接孙其贞,试想如果柳某某真有运输毒品的故意,柳某某不可能在预谋犯罪关键时候跑到长沙去与女朋友见面。

其次,柳某某如果真运输毒品的故意,鉴于毒品高度隐蔽犯罪特性,其不可能把女朋友带到犯罪地发生地,万一被其女友发现怎么办,不符合正常思维逻辑。

然后, 柳某某接货是带着女友一起出发,因为路途炎热心疼女友遭罪,其把女朋友放在八角亭(路途中的一个景点)遮凉,回程又接上女朋友,一起到了吉象托运部,试想如果真有运输故意,让女朋友待在家中或者让她独自去游玩就好,为何在“犯罪过程”自找麻烦呢,柳某某带着女朋友运输毒品同样不符合正常逻辑思维。

最后,证实辩护人上述观点证据如下(柳某某使用其姐姐信用卡的付款记录):

A.2017年8月27日16点35分,柳某某于昆明市西山区兴平超市消费920元。

B.2017年8月28日,柳某某于湖南长沙熙城数码有限公司消费,金额没有具体显示。

综上所述,本案多个地方无法排除合理怀疑,辩护人认为柳某某不具有犯罪主观故意,不符合犯罪特征。

3.柳某某无主观明知的期待可能性。

柳某某运输的货物为电机,而毒品藏在电机中,根据柳某某的叙述,现场办案民警为了打开其中一个电机足足花费了数小时,毒品藏匿的非常深,如果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柳某某参与毒品犯罪,其不可能发现毒品的存在,根据柳某某的叙述,其在运输过程中,因为勐海县托运部都要求开箱查获,其还专门检查过货物确认是电机才发的货,其主观一直认为其运输的就是电机,因此柳某某不可能意识到毒品的存在,同时不具有刑法知道毒品存在的期待可能性。

4.本案客观证据能够证实柳某某不具有运毒的可能。

(1)运费证实柳某某不可能运毒。

本案货主一共打给柳某某的运费为1000元,其中柳某某从勐遮到吉象托运部的运费为650元,其余350元为托运费(吉象托运部收取),辩护人通过百度地图查询从勐遮到吉象物流全程74.2公里,全程非高速系国道,正常驾驶耗时1小时46分,本案运费完全符合正常运输费用标准,甚至比正常费用还要偏低。

11111.png

(2)银行卡无大笔额的外来资金进入。

根据柳某某叙述,其身份绑定的所有银行卡没有任何大笔额的外来资金转入,稍微较大的资金就是上述所涉及的1000元运费,恳请检察院核实。

(3)柳某某从事运输业务真实存在。

辩护人跟公安机关交互意见的时候,承办警察偏向认为柳某某买车就是为了从事毒品运输的主观偏向,因此辩护人恳请检察院建议公安机关调取相应证据,辩护人提供以下证据线索供检察院参考,并恳请贵院建议公安机关调取以下证据:

其一,根据柳某某叙述,其经常把车停在勐海县十字路口(双龙大酒店旁)揽活,辩护人认为勐海县十字路口的摄像头能够证明柳某某叙述的事实存在。双龙大酒店位于十字路口旁,也有摄像头存在的可能性,可以调查相应证据来查证运输事实是否存在。

其二,柳某某能够明确且清楚的描述其中2个明显的客户:

A.勐海县十字路口揽活,运输的货物为五金和黑色铁丝网,运输的目的地为曼听公园旁的水果批发市场,运输费用为260元,全程大概80多公里,恳请检察院建议调取相应证据。

B.勐海县十字路口揽活,托运的货位为大箱子,具体里面是什不清楚,运输的目的地位老路进山的村子,运输费用为180元+一包香烟,运输费用为180元,全程50多公里,柳某某到现场能够指认地点,恳请检察院建议调取相应证据。

其三,图文打印店可以证实运输的事实:

A.结合定制名片的时间可以证实运输的事实,详细情况可以调查勐海县的图文打印店(具体名字柳某某记不清楚,图文打印店地点为十字路口双龙大酒店旁)。

B.柳某某通过图文打印店打印了“跑跑快运”的名片和小牌子,在查获的皮卡车上有相应证据,恳请检察院核实。

(4)通讯数据能够证实柳某某叙述属实。

柳某某通过手机、微信联系过货主,同时为了确实货物上车,发送过图片给货主,可以佐证确有承揽此次运输事实的存在,同时在公安机关抓获之后,还配合公安机关与货主发送过信息来帮助公安人员抓捕货主的行为,更能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柳某某没有运输的故意,恳请检察院建议提取相应技术数据来佐证柳某某叙述事实。

5.批捕证据确实不足。

结合本案证据的实际情况:

(1)犯罪嫌疑人讯问笔录:两嫌疑人都没有承认过自己犯罪。

(2)发现的毒品高度隐藏于电机里中,与其他普通电机无任何区别,柳某某没有打开过,柳某某无知道毒品存在的可能性。

(3)本案查获的毒品的疑点太多,不能排除毒品系他人利用柳某某运输业务从事毒品运输,请求排查电机外部包装以及内部是否有柳某某的指纹。如果非柳某某的,那么柳某某与本案无关。

(4)无其他证据可以证明该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5)对于技侦材料,由于辩护人无法看到,即使到了公诉阶段或者法院阶段,辩护人都无法看到,因此恳请检察院核实材料的关联性,是否与柳某某有关以及证据的证明能力,对于是否能还原案件的事实,请一定核对清楚。

综上所述,本案柳某某确实有主观不明知毒品存在的可能性,同时犯罪事实无法证明系柳某某所为。因此不符合《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关于予以批捕的条件。


※“3×3+X”精细化辩护介绍:

三阶段:侦查阶段辩护+检察院阶段辩护+法院阶段辩护

三个阶段一共形成16份左右的书面法律文书包括

1.取保候审意见函

2.申请调取有利证据意见函

3.致侦查机关参考律师意见商榷函

4.作案可能性时间分析图

5.人物关系分析图

6.证据四层次分析意见函(证据资格、瑕疵证据、非法证据、证据闭环)

7.不予批捕法律商榷函

8.变更强制措施法律商榷函

9.非法证据排除申请意见书

10.……等共16份的法律文书。

 三层次:犯罪构件辩护+程序法辩护+证据学辩护

很多律师在第一层次下功夫,但是有的时候第一层次根本就走不通,必须能够多层次辩护。

举例说明通过程序辩护改判死刑的实例:

涉案15.6公斤冰毒,临沧中院一审死刑,二审几乎无改判的空间下,通过程序辩护,成功死刑改判,案件有其特殊性,犯罪人买了一辆BYD新车,用油箱运输毒品,过程中由于包装破损,污染汽油,车辆故障,被检查站查获。侦查机关称量上出现了错误,其把被汽油污染的毒品称了一次,又把毒品上汽油晒干后又称量了一次,把两次重量相减,侦查机关简单的认为减少的部分就是汽油挥发的重量,但是辩护人经过严格计算,发现并不符合实际情况,辩护人做了关键的几件事情:

    1.找出当时犯罪人开的车型的官方说明书,佐证此车的邮箱体积。

    2.通过一审已经质证无异议的讯问笔录,找出添加的汽油型号为93#。

    3.通过国家发改委官方文件,找出2015年6月13日这天93#汽油的价格。

    4. 通过国家发改委官方文件,查出93#汽油密度。

    5.通过一个公式P(密度)=M(质量)/V(体积)

最后,根据一审侦查机关两次相减的重量,也就是M(蒸发汽油的重量)÷P汽油的密度,算出V汽油的体积,结果算出的体积已经超过官方说明书此车型的邮箱体积了,更不用说30公斤毒品密封包装的体积了。

同时通过V汽油的体积,结合2015年6月13日这天93#汽油的价格,算出加油费用,和侦查机关收集的加油站证言不符,计算费用远远超过实际费用。即使加油后车原地不动的费用不符,更何况已经跑出80多公里的路程,就更加不符合了。因此侦查机关称量程序出问题。也是有于这个严重的程序问题,二审无法确定毒品准确的数量,最终死刑改判。

 刘洁律师认为刑事案件一定要注重庭前辩护,庭前辩护的效果,有的时候远远超过当庭辩护,在确定传统庭审辩护+庭前辩护的思路后,刘洁律师多次运用3层次辩护运用在侦查阶段、检察院阶段,发现效果非常明显。刘洁律师2017年6月份承办毒品案件4个,都是当场查获毒品,已经成功取保2例。就是用此种模式辩护,多方位切断批捕依据。


横栏.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