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取保释放案例
岩罕某涉嫌运输5公斤:37天取保释放
时间:2019-11-26    浏览次数:690

运输冰毒5公斤,37天取保释放

※核心提示:

2018年5月19日,岩罕某驾驶的本田车后备箱被公安查获近5公斤冰毒,家属委托本网刘洁律师,经过律师努力,说服检察院不批捕,仅拘留37天,成功取保释放。

 
 ※案情简介

岩罕某与同案另一犯罪嫌疑人邰某某,两人在景洪市曼斗村合伙经营餐厅。


2018年5月17日,两人便相约一起回老家。在回家途中,犯罪嫌疑人邰某某告知岩罕某自己车子的发动机声响异常,需要开去4S店做保养,但是自己回来时得去接媳妇,所以问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到时候能不能帮他开车去保养,岩罕某同意。


5月18日中午,大概十一点左右,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帮忙开车子去4S店保养, 由于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没有驾驶证,且有吸毒史,因此其绕开边防检查站行驶。 行驶途中前面被一辆无牌照的车子围过来,随即,车上下来几名持枪便衣民警将其擒住,并打开车子后备箱,从一个塑料储物箱里找到一个布包,共查获冰毒5公斤,公安当场封装完毕后将犯罪嫌疑人岩罕某、邰某某押往景谷县公安局。


※案件结果: 
2018年6月23日,岩罕某最终在律师的努力下,仅拘留37天,成功取保释放。

mmexport1529817290246_副本.jpg


※本案律师:

15325977795107577.jpg

姓    名:刘洁

学    历:硕士

联系电话:15-987-152-152(微信号同电话)

职    务: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刑事IV部主任、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行辩律师网首席律师、云南毒品辩护平台创始人       

简    介:刘洁律师,本科毕业于昆明理工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云南大学法学院,现执业于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任刑事IV部主任,曾经长期参与昆明法律电视台法律节目录制,并受邀为云南广播电视台法制节目嘉宾。专业从事毒品犯罪辩护及其他刑事犯罪辩护工作,注重刑事案件各个阶段的有效辩护,在从事法律服务过程中,成功办理了多起具有影响力的重、特大刑事案件,其中包括:

1. 明通小学案(中央电视台报道)

2. 191公斤冰毒案,仅判15年(中国日报、春城日报报道)

3. 90公斤海洛因二审发回重审案(都市时报报道)

4. 女老师贩卖毒品,仅获刑6个月

5. 姐妹花运输海洛因590克:37天取保释放

6. 运输冰毒600克:37天取保释放

7. 运输海洛因9.3公斤:24天取保释放

8. 运输冰毒5公斤:37天取保释放

9. 12余公斤麻古取保候审案

10. 河南洛阳市:600公斤甲卡西酮案

11. 湖南衡阳市:48公斤冰毒案

12. 四川泸州市:19公斤冰毒案

13. 128公斤走私、贩卖毒品二审发回重审案

14. 12公斤运输毒品海洛因不予起诉案

15.140余公斤贩卖、运输毒品甲基苯丙胺案,一审免死

16. 20余公斤走私、运输毒品海洛因获轻判无期徒刑案

17. 18公斤毒品二审死刑改判案

18.  5.3公斤毒品二审死刑改判案

19.  43公斤毒品一审免死

20. 3000公斤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一案,仅判10年

21. 晋宁血案(中央电视台报道、凤凰卫视报道)

22. 西南最大信用卡诈骗案(新华网报道)

23. 岩香二审死刑改判案

24. 徐伟丽传销案缓刑,当庭释放

25. 徐芝云传销案缓刑,当庭释放

 

※律师辩护特点:

传统开庭辩护+庭前辩护,提倡案件高标准精细化辩护

独创3×3刑事辩护:3阶段辩护×3层次辩护

3阶段辩护:侦查阶段辩护+检察院阶段辩护+法院阶段辩护

3层次辩护: 犯罪构成要件辩护+程序法辩护+证据学辩护

 

※本案律师观点:

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岩罕某的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证据不足,不应当批捕,具体理由如下:

一、案件事实还原

本案所查获的毒品是从犯罪嫌疑人岩罕某驾驶的同案另一犯罪嫌疑人邰某某的车上查获,而两名犯罪嫌疑人之间存在一个互换车辆驾驶的行为,所以围绕两名犯罪嫌疑人互换车辆驾驶这一核心问题,整个运输行为一共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两犯罪嫌疑人互换车辆之前。

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与同案另一犯罪嫌疑人邰某某,两人在景洪市曼斗村合伙经营餐厅。两犯罪嫌疑人的老家都在东风农场邻近寨子里,2018年5月17日,两人便相约一起回老家。在回家途中,犯罪嫌疑人邰某某通过微信视频与犯罪嫌疑人岩罕某聊天,告知其自己车子的发动机声响异常,需要开去4S店做保养,但是自己回来时得去接媳妇,所以问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到时候能不能帮他开车去保养。当天晚上大概十一点左右,两人一起在寨子口夜食摊吃夜宵,同时两人还约了名为岩叫的朋友一起,没到十二点,三人就吃完宵夜各自回家休息了。

第二阶段:两犯罪嫌疑人互换车辆之时。

5月18日中午,大概十一点左右,犯罪嫌疑人邰某某给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上景洪。大概下午两点左右,犯罪嫌疑人邰某某又给他打电话,电话里再次强调回去路上要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帮忙开车子去4S店保养,并说在寨子门口小卖店附近等岩罕某。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先开着自己的车子(别克君威)来到寨子门口小卖店处,停车下来询问犯罪嫌疑人邰某某要不要烟,他要去买包烟。其买完烟出小卖店以后,犯罪嫌疑人邰某某便下车径自走过来要开犯罪嫌疑人岩罕某的车,同时岩罕某递了一包烟给他,岩罕某就上去开犯罪嫌疑人邰某某的车子(本田)。

第三阶段:两犯罪嫌疑人互换车辆之后。

由于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没有驾驶证,且有吸毒史,因此其绕道行驶,从十分场绕到八分场那边回。半途犯罪嫌疑人邰某某打电话来说他不去接他媳妇了,他自己开车去4S店保养,他在嘎洒路边等岩罕某。

第四阶段:两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当时。

挂完电话没多久,岩罕某就看见他自己的别克车停在路边了,于是他准备将车子停到别克车的前面,车子还未停稳,前面就有一辆无牌照的车子围过来,岩罕某当时觉得车子拦到他了,还准备将车子开出去绕过这辆无牌照的车子,随即,车上下来几名持枪便衣民警将其擒住,并打开车子后备箱,从一个塑料储物箱里找到一个布包,从里面找到疑似毒品可疑物,当场封装完毕后将犯罪嫌疑人岩罕某、邰某某押往景谷县公安局。

二、本案有三种合理假设

辩护人认为,本案所查获毒品究竟应当归罪于谁,取决于两犯罪嫌疑人对运输毒品的主观明知,而在两犯罪嫌疑人互换车辆驾驶的情况下,对于运输毒品的主观明知有以下三种合理假设:

假设一:毒品于换车之前就存在车上。

搜到藏有毒品的车辆虽然当时是岩罕某在驾驶,但是,假设毒品在两犯罪嫌疑人互换车辆驾驶之前就已经存在嫌疑人邰某某的车内,岩罕某对邰某某车子后备箱内藏有毒品一事不知情。

假设二:毒品于换车之后放在车上。

岩罕某在邰某某不知情的情况下,再换车之后,独自悄悄将毒品放置到邰某某车子后备箱,那么,虽然所发现毒品系从邰某某的车上搜出,但邰某某因不具有主观明知,而仅应由岩罕某承担运输毒品的刑事责任。

假设三:共谋运输毒品。

假设两犯罪嫌疑人在上述案情还原的前三个阶段都存在对运输毒品的主观明知,且蓄谋共同运输,仅仅是想用互换车辆驾驶来混淆视听,掩人耳目,那么,两犯罪嫌疑人都应当对此次运输毒品罪责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三、综合分析三个假设情况

※假设二疑点太多,即换车之后岩罕某把毒品放在车上。

A.换车的想法非岩罕某提出,系本案邰某某提出。

B.毒品在邰某某车上发现。

C.车后备箱开启处,无岩罕某指纹。

D.毒品摆放塑料盒无岩罕某指纹以及DNA提取物。

E.毒品外包装无岩罕某指纹以及DNA提取物。

F.时间证明:岩罕某换车之后(傣源宾馆门口装有摄像头),正常驾驶到被抓获过程,驾驶时间符合正常行驶时间,无从其他地方接毒的时间。

G.视听资料证明:岩罕某换车之后(傣源宾馆门口装有摄像头),行驶的路途中一共经过共18个摄像头(详细位置见附件图),6个私人摄像头,12个公家摄像头,请司法机关核实具体行驶过程,岩罕某无接毒的空间。1212.png

※假设三疑点太多,即共谋运输毒品。

A.岩罕某在景洪经营餐厅、游戏厅、农业种植,其收入可观,无犯罪经济目的。

B.事发前宵夜,案外人岩叫(宵夜共三人一起)可以证实无事前同谋的情况。

C.本案系景谷公安远赴景洪抓人,公安机关一定有相关线索和技侦材料,请检察院核实材料与本案岩罕某的关联性。

D.共谋运输毒品,换车是否有必要?辩护人认为换车不必然能够避开侦查,因为公安很可能锁定的是车而非人本身,本案确实也是先锁定了车而非人。同时对于毒品这种高度隐蔽性的犯罪来讲,毒贩非常讲究安全性,对于岩罕某本人来讲,如果他作为一个犯罪参与者,会明确知道自身非常危险,因为岩罕某是一个吸毒人员,很容易引起公安注意,由他驾驶存有毒品的车辆,不符合实际正常逻辑思维。辩护人认为有一种可能即身边熟悉的人知道他具有吸毒史,习惯绕开检查站,利用他的特性去规避检察从而达到犯罪目的。

E.换车想法系邰某某提出,绕过检查站之后,半途邰某某打电话来说他不去接他媳妇了,他自己开车去4S店保养。

综上辩护人认为假设一成立的可能性更大,而假设二或者假设三都存在诸多疑点不足以成立,具体理由如下:

(一)、犯罪嫌疑人岩罕某自始并不明知邰某某车内有毒品。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在犯罪嫌疑人坚决辩解其不明知是毒品的前提下,只能依据其他确实、充分的证据来认定其构成犯罪。然而,具体到本案,犯罪嫌疑人岩罕某虽然被抓获当时“人赃并获”,但是,犯罪嫌疑人岩罕某辩解其当时仅仅是帮忙朋友邰某某开车子去4S店保养,并且,犯罪嫌疑人邰某某曾就请求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帮忙开车保养一事曾多次电话联系岩罕某。

辩护人认为要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为自己辩解的权利,对犯罪嫌疑人提出的辩解要深入调查并排除合理怀疑。只要犯罪嫌疑人能够作出合理解释,如果调查证实确实是受蒙骗的,就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明知。辩护人认为无直接证据证实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具有运输毒品的主观明知,其系受犯罪嫌疑人邰某某蒙骗而被利用运输毒品。

(二)、不能推定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对运输毒品主观明知。

根据《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的规定,关于毒品犯罪嫌疑人主观明知的认定问题,认为当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且不能做出合理解释的,可以认定其“应当知道”:执法人员检查时,有逃跑、丢弃携带物品或逃避、抗拒检查等行为,在其携带或丢弃的物品中查获毒品的;为获取不同寻常的高额或不等值的报酬而携带、运输毒品的;采用高度隐蔽的方式携带、运输毒品的;采用高度隐蔽的方式交接物品,明显违背合法物品惯常交接方式,从中查获毒品的;行程路线故意绕开检查站点,在其携带、运输的物品中查获毒品的等。

根据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对于绕开检查站的行为可以做出合理解释:

首先,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与犯罪嫌疑人邰某某互换车辆之时,其并没有打开过车子的后备箱进行检查是否藏有毒品,不具有明知运毒而刻意规避检察站的故意。

其次,对于绕开检查站行驶,因其无证驾驶且有吸毒史,就在案发当天他还吸食过三颗麻黄碱,担心被查。

同时,岩罕某陈述,其通常从老家返回景洪都是绕过检查站走,之所以绕开检查站,不仅因其无证驾驶,有吸毒史(曾被强制戒毒),更与一次不愉快的检查站经历有关,那次犯罪嫌疑人岩罕某经过检查站时,因其曾被强制戒毒,检查员便要求犯罪嫌疑人岩罕某进行尿检等各项排查,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当时觉得不仅自身人格尊严受到侵犯,而且还耽搁了个人大量时间。从这次事件以后,犯罪嫌疑人回家的路都有意绕过检查站。

除此之外,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案发当天从家出门时,其父母还曾叮嘱他不要走检查站,免得麻烦。

因此,针对犯罪嫌疑人岩罕某行程路线故意绕开检查站点,辩护人认为其一贯绕道行驶, 并非是本次为了运输毒品需要而反常态的有意为之。在此,辩护人也申请侦查机关调取近半年内沿路摄像头影像资料,以核实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平常是否都绕道行驶,排除对其此次绕道行驶系偶然行为的合理怀疑。

(三)、不能证明毒品系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放置在邰某某车上。

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在与犯罪嫌疑人邰某某交换车辆的当时,其并没有打开过犯罪嫌疑人邰某某车子的后备箱,可以排除毒品系当时被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放置到后备箱的合理怀疑,并且,根据附件一所提供示意图,在蓝色标号①傣源宾馆门口装有摄像头,此摄像头视线范围所及当时两犯罪嫌疑人互换车辆的小卖店门口范围,辩护人申请侦查机关调取案发当天两犯罪嫌疑人互换车辆之时的影像资料,以核实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当时是否打开车辆后备箱。

另外,根据所查获当时毒品的藏匿隐蔽性来看,辩护人认为无理由怀疑毒品系犯罪嫌疑人岩罕某自己藏匿在车子后备箱内,因为毒品仅仅被放置在塑料储物箱内并由布袋包裹,试想,如果犯罪嫌疑人有意运输毒品,且又是利用他人的汽车运输,其必定会将毒品藏匿在一个更隐秘的位置,因此,不合理的隐藏位置佐证毒品非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放置。

此外,根据附件一所示犯罪嫌疑人岩罕某驾驶示意图中所提供的摄像头,可见其出发时间大概是下午15点46分左右,再结合犯罪嫌疑人被抓获的时间,期间有33公里路,需要44分钟。辩护人申请侦查机关核实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从出发到被抓获之间的时间是否与该段路途实际需要的时间相吻合,以排除犯罪嫌疑人可能中途交接毒品并将其置于所驾驶车辆后备箱的合理怀疑。如下图所示即为犯罪嫌疑人驾驶车辆出发地至被抓获地里程。

 111.jpg

最后,根据附件一所列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在驾驶邰某某车子的行驶途中所经过路段的所有摄像头,辩护人申请侦查机关对该路段内所有摄像头进行核实,以确定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在驾驶途中是否有交接毒品并打开车子后备箱放置毒品的行为。

四、本案批捕犯罪嫌疑人岩罕某的证据不足

(1)犯罪嫌疑人讯问笔录: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始终不承认自己明知邰某某的后备箱里藏有毒品而帮忙运输;

(2)所查获的毒品是从犯罪嫌疑人邰某某车上查到的,车子不属于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所有;

(3)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仅仅是帮忙朋友邰某某开车子去4S店保养,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与犯罪嫌疑人邰某某两人交友时间长达2年有余,其基于友情帮忙开车子保养,合乎情理;

(4)并且,犯罪嫌疑人邰某某曾就请求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帮忙开车保养一事曾多次电话联系岩罕某。辩护人认为侦查机关有必要使用技术侦查措施核实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与邰某某的电话聊天内容,以查实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所说帮忙保养车子是否确有此事;

(5)事发头天夜间,犯罪嫌疑人邰某某、岩罕某与另一位名为岩叫的朋友一起在寨子吃宵夜,对于运输毒品一事是否有过商议?辩护人认为侦查机关应当核实;

(6)事发当天,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是在寨子路口接手犯罪嫌疑人邰某某的车子,车子系当时才交到犯罪嫌疑人岩罕某的手上,岩罕某当时亦没有打开过犯罪嫌疑人邰某某车子的后备箱,不存在其当时将毒品放置在车子后备箱的行为,并且,由于其在接手邰某某的车子之时,并没有打开过后备箱,因此,也从侧面证明其并不知道车子后备箱里藏有毒品,对于交接车子环节,事发地点是在寨子门口的小卖店,根据犯罪嫌疑人岩罕某的陈述,小卖店有摄像头,辩护人申请侦查机关调取此关键证据,以还原当时场景;

(7)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在车子行驶途中,虽然绕道行驶,但其有合理解释,即因其无证驾驶、有吸毒史,并且其惯常都是绕道行驶;

(8)犯罪嫌疑人岩罕某在车子行驶途中,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交接毒品,也没有其他证据证明毒品是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放到车子后备箱的,对此,辩护人申请侦查机关调取犯罪嫌疑人行驶路线沿线监控,以核实其是否中途交接毒品;[5]

(9)所查获毒品外包装上没有犯罪嫌疑人岩罕某的指纹;

(10)对于技侦材料,由于辩护人无法看到,即使到了公诉阶段或者法院阶段,辩护人都无法看到,因此恳请检察院核实材料的关联性是否与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有关,以及证据的证明能力,对于是否能还原案件的事实,请一定核实清楚。

五、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不符合逮捕的条件

根据刑事诉讼法关于逮捕条件的规定,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应当予以逮捕。而根据证据规则,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

(1)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2)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

(3)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根据《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139条,对于应当予以批准逮捕的规定,其中明文要求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对于有证据证明的犯罪事实具体表现为:

(1)有证据证明发生了犯罪事实;

(2)有证据证明该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3)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证据已经查证属实的。

结合辩护人会见岩罕某了解到情况来看,现有公安机关的证据无法证明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同时无法排除合理怀疑,本案岩罕某帮忙邰某某开车子去4S店保养,并不知道车子后备箱里藏有毒品。并且,本案亦无其他证据能够印证犯罪嫌疑人岩罕某明知车内后备箱藏有毒品而进行运输。亦不能排除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不具有主观明知的合理怀疑。

因此,针对现有证据,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不符合逮捕的条件,应当不予批准逮捕。

 综上,犯罪嫌疑人岩罕某不具有运输毒品罪的主观明知,系受他人蒙骗而运输毒品,应当不构成运输毒品罪。辩护人认为贵院应当坚持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原则,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3×3+X”精细化辩护介绍:

15325977798610143.jpg

三阶段:侦查阶段辩护+检察院阶段辩护+法院阶段辩护

三个阶段一共形成16份左右的书面法律文书包括

1.取保候审意见函

2.申请调取有利证据意见函

3.致侦查机关参考律师意见商榷函

4.作案可能性时间分析图

5.人物关系分析图

6.证据四层次分析意见函(证据资格、瑕疵证据、非法证据、证据闭环)

7.不予批捕法律商榷函

8.变更强制措施法律商榷函

9.非法证据排除申请意见书

10.……等共16份的法律文书。

 三层次:犯罪构件辩护+程序法辩护+证据学辩护

很多律师在第一层次下功夫,但是有的时候第一层次根本就走不通,必须能够多层次辩护。

举例说明通过程序辩护改判死刑的实例:

涉案15.6公斤冰毒,临沧中院一审死刑,二审几乎无改判的空间下,通过程序辩护,成功死刑改判,案件有其特殊性,犯罪人买了一辆BYD新车,用油箱运输毒品,过程中由于包装破损,污染汽油,车辆故障,被检查站查获。侦查机关称量上出现了错误,其把被汽油污染的毒品称了一次,又把毒品上汽油晒干后又称量了一次,把两次重量相减,侦查机关简单的认为减少的部分就是汽油挥发的重量,但是辩护人经过严格计算,发现并不符合实际情况,辩护人做了关键的几件事情:

    1.找出当时犯罪人开的车型的官方说明书,佐证此车的邮箱体积。

    2.通过一审已经质证无异议的讯问笔录,找出添加的汽油型号为93#。

    3.通过国家发改委官方文件,找出2015年6月13日这天93#汽油的价格。

    4. 通过国家发改委官方文件,查出93#汽油密度。

    5.通过一个公式P(密度)=M(质量)/V(体积)

最后,根据一审侦查机关两次相减的重量,也就是M(蒸发汽油的重量)÷P汽油的密度,算出V汽油的体积,结果算出的体积已经超过官方说明书此车型的邮箱体积了,更不用说30公斤毒品密封包装的体积了。

同时通过V汽油的体积,结合2015年6月13日这天93#汽油的价格,算出加油费用,和侦查机关收集的加油站证言不符,计算费用远远超过实际费用。即使加油后车原地不动的费用不符,更何况已经跑出80多公里的路程,就更加不符合了。因此侦查机关称量程序出问题。也是有于这个严重的程序问题,二审无法确定毒品准确的数量,最终死刑改判。

 刘洁律师认为刑事案件一定要注重庭前辩护,庭前辩护的效果,有的时候远远超过当庭辩护,在确定传统庭审辩护+庭前辩护的思路后,刘洁律师多次运用3层次辩护运用在侦查阶段、检察院阶段,发现效果非常明显。刘洁律师2017年6月份承办毒品案件4个,都是当场查获毒品,已经成功取保2例。就是用此种模式辩护,多方位切断批捕依据。


咨询电话:15987152152

wpg.png.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