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取保释放案例
文某某涉嫌运输700克毒品:30天取保释放
时间:2020-4-17    浏览次数:965

运输冰毒700克,30天取保释放

※核心提示:

2018年5月8日,文某某涉嫌运输冰毒700克,家属委托本网刘洁律师,经过律师努力,说服检察院不批捕,仅拘留30天,成功取保释放。

 
※案情简介

2018年5月初,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与同案另一犯罪嫌疑人陈某从四川宜宾出发,并事先与郑某某约定好在昭通大关县收费站处碰头。随后,三人共同前往昆明市官渡区六甲乡。在到达六甲乡以后,郑某某便要求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帮忙带个电脑板回去,于是,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才按照郑某某的安排,帮忙去取电脑板。犯罪嫌疑人取到电脑板后拎着穿过两条街,找到自己的车子,上车以后将电脑板放置在座椅旁边,当即便被公安机关抓获,至此案发。


※案件结果: 
2018年6月7日,文某某最终在律师的努力下,仅拘留30天,成功取保释放。

mmexport1528550438038_副本.jpg


※本案律师:

15325977795107577.jpg

姓    名:刘洁

学    历:硕士

职    务: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刑事IV部主任、刑事业务委员会委员、行辩律师网首席律师、云南毒品辩护平台创始人       

简    介:刘洁律师,本科毕业于昆明理工大学,研究生毕业于云南大学法学院,现执业于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任刑事IV部主任,曾经长期参与昆明法律电视台法律节目录制,并受邀为云南广播电视台法制节目嘉宾。专业从事毒品犯罪辩护及其他刑事犯罪辩护工作,注重刑事案件各个阶段的有效辩护,在从事法律服务过程中,成功办理了多起具有影响力的重、特大刑事案件,其中包括:

1. 明通小学案(中央电视台报道)

2. 191公斤冰毒案,仅判15年(中国日报、春城日报报道)

3. 90公斤海洛因二审发回重审案(都市时报报道)

4. 女老师贩卖毒品,仅获刑6个月

5. 姐妹花运输海洛因590克:37天取保释放

6. 运输冰毒600克:37天取保释放

7. 运输海洛因9.3公斤:24天取保释放

8. 运输冰毒5公斤:37天取保释放

9. 12余公斤麻古取保候审案

10. 河南洛阳市:600公斤甲卡西酮案

11. 湖南衡阳市:48公斤冰毒案

12. 四川泸州市:19公斤冰毒案

13. 128公斤走私、贩卖毒品二审发回重审案

14. 12公斤运输毒品海洛因不予起诉案

15.140余公斤贩卖、运输毒品甲基苯丙胺案,一审免死

16. 20余公斤走私、运输毒品海洛因获轻判无期徒刑案

17. 18公斤毒品二审死刑改判案

18.  5.3公斤毒品二审死刑改判案

19.  43公斤毒品一审免死

20. 3000公斤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一案,仅判10年

21. 晋宁血案(中央电视台报道、凤凰卫视报道)

22. 西南最大信用卡诈骗案(新华网报道)

23. 岩香二审死刑改判案

24. 徐伟丽传销案缓刑,当庭释放

25. 徐芝云传销案缓刑,当庭释放

 

※律师辩护特点:

传统开庭辩护+庭前辩护,提倡案件高标准精细化辩护

独创3×3刑事辩护:3阶段辩护×3层次辩护

3阶段辩护:侦查阶段辩护+检察院阶段辩护+法院阶段辩护

3层次辩护: 犯罪构成要件辩护+程序法辩护+证据学辩护

 

※本案律师观点:

辩护人认为文某某的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证据不足,不应当批捕,具体理由如下:

一、案件事实

2018年4月底,郑某某打电话给犯罪嫌疑人文某某,询问其是否能使用假钞,说是自己手上有一些假钞。当时犯罪嫌疑人文某某追问假钞的仿真度,郑某某将假钞拍照片通过微信发送给犯罪嫌疑人文某某,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对此事表示感兴趣。2018年5月初,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与同案另一犯罪嫌疑人陈春一同从四川宜宾出发,并事先与郑某某约定好在昭通大关县收费站处碰头。随后,三人共同前往昆明市官渡区六甲乡。在到达六甲乡以后,郑某某便独自前往取假钞样品,让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与陈春等待其取假钞样品。

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与陈春在等待郑某某取假钞样品的过程中,曾多次电话联系郑某某询问其取假钞情况,郑某某均以暂时还没取到,再等等之类的话语拖延。直到案发当天上午,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再次打电话催郑某某,并说自己等不及了,打算回四川宜宾去。郑某某在电话里问犯罪嫌疑人“想不想要麻古?想不想要白的东西?”,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均回答不要。郑某某便要求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帮忙带个电脑板回去,于是,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才按照郑某某的安排,帮忙去取电脑板。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并不知情其帮忙郑某某取到的所谓“电脑板”其实是毒品,犯罪嫌疑人取到电脑板后拎着穿过两条街,找到自己的车子,上车以后将电脑板放置在座椅旁边,当即便被公安机关抓获,至此案发。

二、辩护人观点

辩护人认为犯罪嫌疑人文某某首先不明知自己帮忙取到的所谓“电脑板”是毒品,其次,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对所运输毒品也不具有推定的明知,因此,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不具有运输毒品罪的主观明知,系受他人蒙骗而运输毒品,应当不构成运输毒品罪。

三、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构成运输毒品罪的证据不足

1、无直接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具有主观明知

运输毒品罪中“明知”作为必要的主观构成要件要素,如果犯罪嫌疑人主观上不明知其所运输物品系毒品,那么其就不具有主观恶性,其行为就不应该受到刑法的苛责。犯罪嫌疑人文某某辩解其是帮忙郑某某取电脑板,并不知道电脑板是毒品,并且,本案亦无其他证据能够印证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明知电脑板是毒品而进行运输。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在犯罪嫌疑人坚决辩解其不明知是毒品的前提下,只能依据其他确实、充分的证据来认定其构成犯罪。然而,具体到本案,犯罪嫌疑人文某某虽然被抓获当时“人赃并获”,但是,犯罪嫌疑人文某某辩解其当时仅仅是帮忙朋友郑某某带电脑板,而其提到的郑某某又并未抓获归案,对此,是存在疑点的。辩护人认为要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为自己辩解的权利,对犯罪嫌疑人提出的辩解要深入调查并排除合理怀疑。只要犯罪嫌疑人能够作出合理解释,如果调查证实确实是受蒙骗的,就不能认定犯罪嫌疑人明知。基于以上疑点,辩护人认为无直接证据证实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具有运输毒品的主观明知。

2、无间接证据可以推定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主观明知

“明知”是人的主观心理,存在于人的内心之中,客观行为是主观心理的外化,客观行为能体现主观心理,故对毒品犯罪行为人明知的判断,是一个主观见之于客观的过程。根据《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条的规定,关于毒品犯罪嫌疑人主观明知的认定问题,认为当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且不能做出合理解释的,可以认定其“应当知道”:执法人员检查时,有逃跑、丢弃携带物品或逃避、抗拒检查等行为,在其携带或丢弃的物品中查获毒品的;为获取不同寻常的高额或不等值的报酬而携带、运输毒品的;采用高度隐蔽的方式携带、运输毒品的。

根据犯罪嫌疑人文某某的辩解,分析本案犯罪嫌疑人文某某的行为,首先其不具有犯罪动机,其因与郑某某相约到昆明购买假钞票才来的昆明,在等待郑某某取假钞的过程中,由于对方多次拖延,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决定不等了,要回四川宜宾,此时,郑某某才临时提出来要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帮忙带一个电脑板回去。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按照郑某某的安排,到某地找到送电脑板给他的人以后,拿到电脑板,并没有将该电脑板进行严密的包装,其取到电脑板以后,拎着走了两条街找自己停放的车子。上车以后,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也并没有将电脑板藏匿于车子的隐秘部位,而是将其随手放置在车座椅的旁边,在执法人员检查时,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亦没有逃跑、丢弃携带物品或逃避、抗拒检查等行为。此外,根据犯罪嫌疑人文某某陈述,其平时靠做肥肠生意谋生,有正当职业,此次帮忙郑某某运输电脑板,并没有任何酬劳。因此,辩护人认为本案亦无间接证据可以推定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具有运输毒品罪的主观明知。

3、本案批捕犯罪嫌疑人文某某的证据不足

(1)犯罪嫌疑人讯问笔录: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始终不承认自己明知电脑板是毒品而运输;

(2)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此行昆明目的明确,其是为了与郑某某做假钞生意,从一开始两人通过电话、微信商讨此事,至两人到达昆明,及逗留过程,整个都始终围绕寻找假钞货源展开;

(3)犯罪嫌疑人文某某辩解其与郑某某有多次的电话联系,联系内容涉及此次购买假钞事件,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所使用的VIVOX7型号的手机具有通话自动录音功能。且微信聊天内容也涉及到假钞内容,根据犯罪嫌疑人文某某的供述,郑某某的微信名叫“郑城”,且“郑城”的微信号有两个,两个都是郑某某本人的微信号。在2018年4月初的时候,郑某某就曾通过微信与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商量过购买假钞一事,并且郑某某将假钞拍照片通过微信发送给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作为参考。但是,据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供述,其手机微信有自动清理聊天记录的设置,因此,其与“郑城”的聊天记录可能已经消失。为此,辩护人认为侦查机关有必要使用技术侦查措施将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与郑某某的微信聊天记录数据恢复,以查实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所说购买假钞是否确有此事;

(4)郑某某曾在电话里问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想不想要麻古?想不想要白的东西?”,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均回答不要,这也从另一侧面说明犯罪嫌疑人主观上并无运输毒品之故意,其内心对毒品是抗拒的;

(5)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之所以运输“电脑板”,是应郑某某请求帮忙,电脑板实际应属于郑某某所有,犯罪嫌疑人文某某对电脑板是毒品一事并不知晓,而郑某某又未归案,因此,不能排除犯罪嫌疑人系被他人利用,受蒙骗运输毒品的合理怀疑;

(6)犯罪嫌疑人在取到电脑板以后,并没有将电脑板进行严密的包装,随意拎着在大街上闲逛,找到车子上车以后,亦没有将电脑板藏匿于隐秘的位置,只是随手将其放置在自己座位旁边,这些举动都从侧面证明了犯罪嫌疑人主观上并不明知该电脑板是毒品;

(7)对于技侦材料,由于辩护人无法看到,即使到了公诉阶段或者法院阶段,辩护人都无法看到,因此恳请检察院核实材料的关联性是否与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有关,以及证据的证明能力,对于是否能还原案件的事实,请一定核实清楚。

四、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不符合逮捕的条件

根据刑事诉讼法关于逮捕条件的规定,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嫌疑人,应当予以逮捕。而根据证据规则,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本案犯罪嫌疑人文某某辩解其是帮忙郑某某取电脑板,并不知道电脑板是毒品,并且,本案亦无其他证据能够印证犯罪嫌疑人文某某明知电脑板是毒品而进行运输。郑某某未到案,上下线结连不上,亦不能排除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不具有主观明知的合理怀疑,因此,针对现有证据,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不符合逮捕的条件,应当不予批准逮捕。

 综上,犯罪嫌疑人文某某不具有运输毒品罪的主观明知,系受他人蒙骗而运输毒品,应当不构成运输毒品罪。辩护人认为贵院应当坚持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原则,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3×3+X”精细化辩护介绍:

15325977798610143.jpg

三阶段:侦查阶段辩护+检察院阶段辩护+法院阶段辩护

三个阶段一共形成16份左右的书面法律文书包括

1.取保候审意见函

2.申请调取有利证据意见函

3.致侦查机关参考律师意见商榷函

4.作案可能性时间分析图

5.人物关系分析图

6.证据四层次分析意见函(证据资格、瑕疵证据、非法证据、证据闭环)

7.不予批捕法律商榷函

8.变更强制措施法律商榷函

9.非法证据排除申请意见书

10.……等共16份的法律文书。

 三层次:犯罪构件辩护+程序法辩护+证据学辩护

很多律师在第一层次下功夫,但是有的时候第一层次根本就走不通,必须能够多层次辩护。

举例说明通过程序辩护改判死刑的实例:

涉案15.6公斤冰毒,临沧中院一审死刑,二审几乎无改判的空间下,通过程序辩护,成功死刑改判,案件有其特殊性,犯罪人买了一辆BYD新车,用油箱运输毒品,过程中由于包装破损,污染汽油,车辆故障,被检查站查获。侦查机关称量上出现了错误,其把被汽油污染的毒品称了一次,又把毒品上汽油晒干后又称量了一次,把两次重量相减,侦查机关简单的认为减少的部分就是汽油挥发的重量,但是辩护人经过严格计算,发现并不符合实际情况,辩护人做了关键的几件事情:

    1.找出当时犯罪人开的车型的官方说明书,佐证此车的邮箱体积。

    2.通过一审已经质证无异议的讯问笔录,找出添加的汽油型号为93#。

    3.通过国家发改委官方文件,找出2015年6月13日这天93#汽油的价格。

    4. 通过国家发改委官方文件,查出93#汽油密度。

    5.通过一个公式P(密度)=M(质量)/V(体积)

最后,根据一审侦查机关两次相减的重量,也就是M(蒸发汽油的重量)÷P汽油的密度,算出V汽油的体积,结果算出的体积已经超过官方说明书此车型的邮箱体积了,更不用说30公斤毒品密封包装的体积了。

同时通过V汽油的体积,结合2015年6月13日这天93#汽油的价格,算出加油费用,和侦查机关收集的加油站证言不符,计算费用远远超过实际费用。即使加油后车原地不动的费用不符,更何况已经跑出80多公里的路程,就更加不符合了。因此侦查机关称量程序出问题。也是有于这个严重的程序问题,二审无法确定毒品准确的数量,最终死刑改判。

 刘洁律师认为刑事案件一定要注重庭前辩护,庭前辩护的效果,有的时候远远超过当庭辩护,在确定传统庭审辩护+庭前辩护的思路后,刘洁律师多次运用3层次辩护运用在侦查阶段、检察院阶段,发现效果非常明显。刘洁律师2017年6月份承办毒品案件4个,都是当场查获毒品,已经成功取保2例。就是用此种模式辩护,多方位切断批捕依据。


横栏.png